Skip to main content
 主页 > 天顺代理 >

天顺代理古默苒逢夙寒

2021-09-22 21:01 浏览:
天顺代理古墨在漆黑的夜晚快速地过去,两边的风景不停地后退。她能清楚地感觉到脚底像针扎一样的疼痛,但她只能跑。
 
顾泽在最前面,几个暗卫一般是没有两个的,但她已经筋疲力尽,几次险些摔倒在后面。在后面,是南国的军队在追赶他。Gumohi暗暗后悔自己太粗心,造成了这些麻烦。
 
前面传来古泽:“快点!”
 
恒闷闷地叹了一口气,这女人体力不支,只能尽力而为。然而,当她的声音没有落下时,她被一支箭射中了背部,古墨在黑暗中传递了一个白眼。今天运气不好。估计喝一口凉水会塞牙。
 
捂着伤口,她还在为自己的生命奔跑,但她在箭前已经筋疲力尽,而此时更是难以跟上,而那些所谓的哥哥和几个暗卫则在她面前赶来保护,虽然他们听到了她闷哼的箭声,显然并没有停下来想办法取笑。
 
她自嘲地笑了笑,是的,就像她妈妈说的:“公主只是亲密的工具,黑暗卫士只需要负责顾泽的安全。”
 
古代墨衡是——生死靠天。
 
古莫希看着追兵越来越近,而顾泽和黑暗守卫的身影越拉越远。她咬了咬牙,转过脚趾,天顺代理逃到了另一条更偏僻的小路上。
 
她想带走一些部队,这样逃跑会更容易。
 
刚在脚下拐了个弯,就有一支箭向她射来。这一次,莫恒是有备而来。一套动作行云流水,却只伤到了伤口,身体更低了。箭羽擦过她的头发。
 
有一段时间,她长长的黑发像丝绸一样飘散,月光照在她冰冷的眼睛上。莫恒回头看了看箭羽的方向,继续前一步,没有任何耽搁。
 
莫恒此行最初是郭玲在南国的间谍传来的消息。南国打算给郭玲一个惊喜,以最小的损失占领郭玲。他们来询问实际情况。如果不是,他们只需要侥幸逃脱。如果是真的,他们需要长时间驻扎,进行查询和监控。
 
他们在屋顶上没有听到任何有价值的消息,撤退的时候,莫恒也不知道是哪根筋冒烟了,竟然蹭到了屋檐边的风铃,导致他们跑了几乎一夜。
 
另一方面,南国的夙太子正在和将军们吃饭,看着跳舞的人。这是一个礼貌的离别,但他听到风铃突然在角落里响起,追上他,向一个身材矮小的寡妇射出了两箭。第二支箭发现她是一个女人,那只不过是月光下冰冷的眼睛和柔软的头发,似乎让他追了上来。
 
就像永无止境的折磨和无尽的逃避,莫恒留住了贝儿,但她的脚步却从未放慢多少。按照正常的训练,她此时已经倒下了,这大概就是人的潜力吧。
 
冷冷的望着古夙走过的方向,嘴角微微勾起,都像豹子看猎物一样,转向另一条路。
 
晨雾朦胧中,韩换上了一身蓝色的粗布衣服,换上了自己的发型。在日出光线下的小院子里,草药正在晾晒。
 
这时,恒气喘吁吁地跑向小无名。
 
穿着蓝色麻衣的夙寒,头上是最常见的白色绳子,虽然是做着普通的事情,甚至是低低的,至少在先前古墨走过的时候看来,在野夫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她是怎么也不会多看两眼的。
 
然而今天,我不能移动我的眼睛。早晨,阳光透过层层雾气打在他身上,明明很昏暗,他却仿佛浑身发光。
 
绿草如茵,摇曳的鲜花,还有远处一两只小鸟的歌声,美得像另一个世界。除了不分场合追兵在后方,我从很远的后面听到:“不要跑。”莫恒翻了个白眼,白痴不会跑!
 
莫恒双手支撑着他。“兄弟,江湖急需。你能借小屋躲起来吗?”没等夙寒回答,他就进了房间,左右转了转,看看哪里方便藏起来。
 
韩走进房间,摇摇头,无奈地笑了笑,又在床上的被褥下打开了一个竹板。“过来,他们找不到。”看起来无害!
 
匆忙过后,莫恒在黑暗中听到外面有争吵声,接着是骂骂咧咧和各种翻找的声音。过了一会儿,他听到:“不要让我们发现你偷偷藏人,否则你的生命将难以保护!”
 
然而走出家门,王熙凤却是一脸冷汗,就连太子都示意,做这样的事是要撑起小胆子的。可怜这群杀人不眨眼的警卫。想到报告的光环,他们都不寒而栗,摸了摸头,确认无误后,像见到鬼一样迅速逃离了这个地方。
 
一个个晚上视力不好的暗卫都在想太子窝藏逃犯,不像传言的那样,因为太子从来没有妻妾?似乎在不知不觉中就知道了一个多么可怕的秘密。与此同时,夙寒探头探脑,向窗外望去,人影已经不见了。他勾着唇角,打开竹板,扶着莫恒爬了出来。她看到一个小房间,看着冷若冰霜的夙任。渐渐地,她开始失去知觉,晕倒在冰冷的夙夙肩上。
 
夙寒呆呆的,拍了拍怀里的人,但眉眼紧锁,再也没有醒来,却突然觉得自己,不想推开这个女人,只好深深地叹了口气,把古苒放在床上,撕下一些衣服,开始检查伤口。
 
莫恒的衣服几乎已经能挤出血来了。夙寒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挖走了莫恒身后的箭羽,天顺代理奇怪他为什么要用倒勾的箭。每次拔出箭,都被鲜血钩住,拔出箭后伤口血淋淋。好在整个过程中,莫恒都处于昏迷状态,夙寒把自己的粉末洒在了莫恒的伤口上。
 
坐在床沿上,夙寒想不通他为什么对刺客这么好。他只是忍不住对她好。他不想看到她受苦。他不想看到她受伤。他也深深地记住了那双眼睛。
 
冰冷的心理第一次产生了这种奇怪的感觉。他猜不出那是什么,但他想,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。
 
当莫恒第一次醒来时,他闻到了满屋子的药味,嘴里充满了苦涩。他虚弱地喊道:“水,水,水,我要水。”
 
一旁熬药的夙寒很聪明,倒了一大杯。当她举起她的手时,她一口气喝了下去。直到那时,她才有力气慢慢睁开眼睛。这次九死一生后,她第一眼就看到了放大版冷夙的帅气脸庞,但还没来得及仔细欣赏,背上的冷气就涌进了额头。当她清楚地看到自己大片裸露的皮肤时,她快疯了,撕开伤口后,她感到一阵苦笑。
 
夙寒在一旁憋笑到抽筋,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傻,这么怕疼,还来当刺客!
 
扶着莫恒躺下,他只是摇摇头。该做饭做饭了。莫恒看着他,准确地说,看着他的颜值。
 
夙寒觉得紧紧盯着自己温暖的眼睛,对着莫恒笑了笑。
 
莫恒的心迅速跳了起来,在心里画了无数个圈。颜色是空的,空是颜色。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...
 
在心里看不上自己很多次之后,莫恒还是无法让自己的眼睛免受夙夙的寒冷,所以就闭上眼睛,然后,就听着叮——叮——咚——的声音睡着了。
 
当莫恒第二次醒来时,外面寒冷的夙任正在劈柴,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。莫恒觉得自己的大脑还不算太晕,身体恢复的比预期的好。满意地一笑,活动了一下自己快凝固在一起的四肢,喝了口水,毫不犹豫地拿起桌上的水果吃了起来。
 
太阳从西边吹来,晚风轻抚。莫恒迷人的黑发轻轻飘动,躺在窗边的人脸上映出夕阳的粉色光芒。今天天气真好。
 
四周很安静,只有竹子的沙沙声,是一个美丽舒适的地方。目前,这个人也吃得很好,夙寒笑了。
 
“姑娘,该吃饭了。现在能吃了吗?”
 
莫恒翻着白眼。“当然啦!”我饿死了。如果我有东西吃,我肯定能吃。在这里躺了这么多天,不知道有多想饿瘦。我需要知道我是清醒的,但是我不能每顿饭都吃!爱自己的肉体。
 
她默默地笑着,一路跳到小桌子前,把食物看得一清二楚,但脸上却是苦涩的:没有肉的痕迹!那些野菜和米粥除了咸和草,什么都吃不了!
 
默亨一边心理念肉,一边撇了撇嘴。在屋檐下,人们不得不低头。他们饿得不白吃!
 
夙寒看着整个过程才抿嘴一笑,“丫头,你大病初愈,又不适合做畜产品”。
 
莫恒翻了翻白眼,没有说话。不吃肉简直要了我的命!然而野菜和粥却出奇的好吃,可能是因为躺着不吃的缘故。她飞快地吃了一碗,伸手去拿第二碗,却被夙凌拦住了。“女生不宜吃太多。”。
 
默默望天,怎么这么多不可以!我本想发脾气,但当我看到那只关节清晰、光滑无比的手时,我突然脸红了,把手放了回去。
 
他们俩都呆了一会儿。“姑娘,萧声·苏晗,我父亲在当地开了一家药店,但本独自一人来到山上研究药材。我想知道那个女孩是谁?”
 
“啊,我?啊,”莫恒突然醒悟,“我是一个外国人,一个陌生人,一个陌生人,又一个陌生人。哥哥欠了赌债,逃到外地,把我买给了债主。我试图和那里的其他姐妹一起逃跑。当他们在我的路上意外死亡时,他们开始对我大喊大叫和杀戮。”
 
“事实就是如此。如果女孩不介意,她可以在这里疗伤,免除债务。这里人少,有利于休息。”
 
"陌生人去世了,问了这件事。"莫一脸不客气地走了。他没有说他受伤了。他不需要开始工作就能吃喝。在山里看风景还不错。
 
“不用麻烦,不用麻烦,我自己在这山上也太干净了。”
 
起初,他们的绘画风格非常和谐。在这么小的房子里,他们见面时不得不弯腰互相问候。莫恒也不好意思被照顾得这么周全,他还虚心让夙寒在床上睡了好几次,都被以莫恒受伤和一个女人为由拒绝了。
 
后来,莫恒对夙夙这张冷脸免疫后,她的本性开始无限暴露,这让这种画风让人想扇她一巴掌。“小寒——”莫恒指了指不远处的小山。“姐姐今天想吃水果。”
 
“小寒——”莫恒用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喊道。“我姐姐很久没吃肉了,所以请射一只兔子。我妹妹会让你尝尝我的手艺!”说完装出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。
 
夙寒乖乖打了兔子回来,兔子真的很想,莫恒的手艺真的很好,但他只闻到了!这才是最重要的,冷夙只闻到了味道!莫恒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解决了它。夙寒觉得自己都不好了,一脸黑线地回到椅子上睡觉。
 
“小寒,小寒——”还没等他稍微睡一觉,就发现莫恒的脸下面拿着蜡烛,他的脸被放大了无数倍,就像一个女鬼出现在他面前。
 
“好了,别生气了。我会给你看我珍藏的美味佳肴。”
 
夙夙身上有更多冰冷的黑线。她住在他家,藏了他的食物。她兴奋地告诉他,她藏了美味的食物给他看。算了,不在乎是因为她半夜没睡去送饭。
 
莫恒把一个缝着衣服的袋子放在椅子上,里面全是袋子!
 
夙寒心中无限纳闷这个女人怎么长脑袋了!她是如此的勤劳和精力充沛,她从来没有少过一日三餐,她储备了这么多的食物!
 
更让夙寒抓狂的是,还没等他把手伸进包里,莫恒就迅速把包拿走了,天顺代理这是在没有固定不动的前提下。
 
“莫恒姑娘,这是什么?”
 
“让我给你看看,我的女孩,如果我有这么多吃的,我会嫉妒吗?”
 
这就是最近采摘的野果总能以最快的速度死去的原因!羞,羞,她还能笑着说出来。
 
夙寒抱着大脑疯狂了三秒钟,在一闪而逝的笑声中,扑倒在椅子上,不想起来,再也不做食物了!可怜可怜我,这个国家的王子在这里找虐!
 
第二天,呃,说来话长。经过一番思想斗争,小王子决定做一个好人。三餐还在,水果还在。只不过他的手速并不比莫恒慢,这个巨大的进步让莫恒大部分时间都是捂着肚子笑。
 
夙寒正沉浸在这样的安逸和幸福中,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。这几天他很开心,和莫恒在一起和别人相处有不同的安慰。
 
慢慢地,夙寒开始从莫恒的表情中看到对外界的焦虑和渴望。夙寒知道,很快就沉默恒呆。
 
果不其然,有一天早上,一个天天在太阳下吃饭睡觉上山的懒鬼起了个大早。
 
今天,我们不需要留一半米饭给冷夙,但是饭桌上的气氛很奇怪。一整天的沉默时间是安静的。两个人只能听到筷子碰撞瓷碗的声音,这唯一的声音很突兀。
 
饭菜开始下肚,莫恒终于开口了:“有点冷,莫姐姐要先走了,家里还有个老母亲要照顾。我不知道这些天没有我的照顾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,她不可能一直住在这里。多亏了你,我的伤几乎痊愈了。趁现在还早,我要上路了。”
 
夙寒在桌子底下握紧了小木手里的拳头,期待着这一天快点到来,但当它到来的时候,它还是一样的——痛!
 
夙寒苦笑了一下,他觉得自己这几天的所作所为总让她觉得有什么,是她在装傻还是她的脑子太笨了,无法思考。
 
“奇怪的女孩,萧声认为女孩不能离开。萧声这几天一直在和女孩吃饭睡觉,所以自然要抄给女孩。”夙凌一脸严肃的说道。
 
“不,不,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好兄弟,你应该照顾好你的兄弟。”
 
“不,阿姨说她不能逃避责任。”
 
“我真的不需要,就当是救命的补偿吧。”莫恒连连挥手。
 
“没有,阿姨说了……”
 
“停啊停,不管你阿姨怎么说,我妹妹今天一定要走。”
 
两个人都愣了一会儿,莫恒低下了头。“对不起,我太着急了。”
 
半个小时后,冷冷的夙任看到莫恒的猫一丝不挂,以为他是偷偷从竹径里走出来。他只是看了一会儿后面,然后在原地呆了一会儿,什么也没说,从外面把门关上,甚至再也没有踏进去。
 
后来,韩听到特务的报告,公主就以“茉茉逝去”的身份离开了人世,顺利地回到了自己的国家。茉茉去世后,她守护的一切都毁了,她一无所有,被关在一个旧院子里。
 
寒生一脸无奈,向父亲报备自己暗恋一个女孩,这才刚刚踏入后宫与皇后交流感情。
 
这些年来,他不知道把多少美女塞进了自己的后院,但他很开心,继承了自己的脾气,把事情变得更糟。他甚至没有看那些年轻人。每次提到继承家业的寒门,我都会回一句:“在我父亲的宫殿里,母亲不是唯一的一个。等我父亲后宫有三千美人,我的孩子一定会嫁回来的。”我气得南国皇帝的胡子不停地抖,其他国家的王公都巴不得皇后是后宫中唯一的一个,是自己皇后的儿子,这是莫大的恩惠,但现在这个邪恶的事业总是利用这个开始来逃避娶妻纳妾。现在非常好。孩子终于醒悟了,或者即使知道儿子的取向,也会开始怀疑。
 
“哪一位公主,佩佩,你从来没有把自己交给一位来自另一个国家的公主,你也不会成为一位公主。那是哪位部长的女儿?”
 
“我的父亲是中国南方的公主恒。”
 
“没错。”皇帝摸着胡子说:“你打算怎么办?据我所知,这个女人可以从后宫中脱颖而出,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小军队。她绝对不是一个随和的人。”
 
黑线冷是真的。我的温柔陷阱这些天不管用了。我最好直接点。“请你求婚,明天发个帖子。为了两国之间的和平和舒适,王子去郭玲娶了一位公主。”
 
“哦?”皇帝扬起眉毛。“我不知道我儿子这么适合,所以他想结婚,建立两国的外交关系。”说着皇帝呵呵笑了起来,想想自己在皇后面前被这小子挖了多少坑,捣了多少乱,能不能慢慢还回去,比如破袖子的习惯,比如...
 
皇帝陷入了自己的幻想,微笑着,无视脸上的黑线。他等感冒发出任何声音后才回来。他抬起头,命令他说下去:“好东西,去做安排,越快越好。”
 
夙寒对郭玲莫恒并不知情,自从她回到郭玲后,她失去了一切,把她埋给了亲信并长期利用,而这些人的首领的覆灭,说来也是可笑的,是她的母亲,甚至今天的局面都是拜她所赐。
 
夙寒在宫里逛了几天,发现莫恒住的地方虽然偏僻,但也是故事发生的好地方。
 
秋高气爽的一天,眼睛发黄,夙寒在墨横院附近放风筝,自然有郭玲皇帝相伴。郭玲皇帝问夙寒暗恋哪个公主,夙寒摇摇头。他还没走两步,那群公主就摔倒了,晕倒了。漫天粉末的刺鼻味道差点毁了他的鼻子。
 
院子里没有仆人。当莫恒看到天上的风筝时,他很好奇这座宫殿里的一些人会有这样的休闲和优雅。
 
莫恒一探出头,就被夙夙冰冷的目光紧紧锁住,但莫恒什么也没看见,只是看着天上的风筝。现在这里没有她在乎的人,她想在宫墙里飞出去。
 
寒生看着伸出来的小脑袋,漫不经心地对皇帝说:“不知道皇帝后宫的美女是谁?”
 
“不不不,她是我女儿。现在她因为她的错误被锁在这里。我不希望她这么粗鲁,敢爬墙。我这就去……”
 
郭玲皇帝还没说完,冷夙就想出了让全场沉闷的话。“作为一个公主,不知道能不能嫁出去?”
 
原来,前来向有断袖习惯的夙寒求婚的郭玲皇帝不抱希望,只以为夙寒来探望了一圈。当他听到这些话时,整个人都沸腾了。和一个几乎被遗忘在记忆中的公主交换两国外交关系,是一件非常划算的事情!
 
皇帝郭玲频频点头。“自然,自然。”
 
莫恒正出神地看着风筝,完全没有感受到那双有着不同情绪的眼睛。
 
离开寒冷后,皇后派人把莫恒带回她以前的院子,并塞了很多仆人。表面上她说会好好照顾公主,实际上她想不通。还不如躲在屋子里有粉味的破旧院子里。莫恒看着院子里的闫妍小姐,苦笑了一下。她值得母亲的照顾。
 
七天之后,莫恒在石桌旁晒太阳,享受秋风和阳光,却有人送来了一套红色的衣服,下午特别刺眼。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婚纱的时候,莫恒会想到正在小屋前晾晒草药的苏晗,但她永远没有机会见到对方。
 
她像一个洋娃娃一样闭上眼睛,任人摆布,直到第二天,再也看不到南国王子的脸,甚至连她的声音也早已被遗忘。今天,她要嫁给他,坐在南国公主的位子上。
 
仅此而已,那只是一个工具。在这座宫殿里我不在乎自己,所以我会努力在路上逃跑。这混乱跟我有什么关系?
 
如果你能在那片山林里度过余生,那将是一个舒适和解脱的好选择,但如果苏晗不在小屋里,将来自己做饭和生活会更无聊。
 
莫恒坐在一辆马车里,一副吵吵闹闹的样子。她连眼睛都懒得睁开,就数着时间。三天后,她几乎到达了小屋的边界。她提前三个小时逃跑,然后用她的能力开车五个小时,她就会到达小屋。如果苏晗还在,她就能赶上晚餐。希望这段时间苏晗一个人在山里,不会太无聊。
 
考虑到努力和长途旅行,她几乎睡了三天。
 
三天后莫恒也按照这个计划做了,这让莫恒的心情浮动。
 
“小寒,我妹妹回来了,要不你在这里舒服点,我就坚持一下怎么样?”
 
本来,饶当时也不好意思再说这些话。我抬头看了一会儿,看到屋里也穿着红色衣服的苏晗,天顺代理默默地对发生的事情飘过一百遍。
 
“我不知道我王子的公主是否顺利逃脱了婚姻,但她仍然很幸福。”
 
“你,你,你...你不是药店商人的孩子吗?”
 
“我府上是南国太子,天冷。”夙寒脑中露出了青筋,这个女人太笨了,人说什么都信,所以将来还不如把她带到你身边,而夙寒根本就想象不到。
 
“然后你把你的眼睛留在小屋上。”
 
“笨蛋,这是为了方便培养感情。你明白吗?”
 
“哦,”莫恒马上摆出一副我是可爱宝宝,我很听话的样子。
 
“好了,游戏结束了。跟我回皇宫吧,这座宫殿的公主。”
 
“啊?我刚从一座宫殿里逃出来!”
 
“你放心,我会在南方保护你的,更何况我们南方的皇族从来没有三宫六院的七十二嫔妃,后宫的宫殿数不胜数,只有你。”
 
“那我能这么舒服吗?每天偷半天,养花观竹,看日风升降。”
 
“不,不止如此,你会更快乐。我会每天陪你看日出日落,这是我的承诺。”夙夙冷冷地看着她。
 
梅林路过没吭声,夙寒径直拉了拉她的手,走上不远处的马车。虽然莫恒没有放弃,但一路平安。
 
果然,正如夙寒所说,南国皇室很简单,很幸福。母亲从到达的第一天就开始吃吃喝喝,甚至还拿起了她长期存在的针线。她坚持让冷夙编一个更庄重更正式的婚礼,而她父亲看起来就像是庭堂之上一个威严的冷峻坟墓。其实是她偷偷给了她断掉夙寒袖子的习惯,这在不久前是多么的真实。夙寒知道后,她想破喉咙。夙寒管理国家大事,逮捕装病不理国家大事的弟弟。他以前很闲,但现在他有了妻子,所以他应该带她去看世界。如果有空余时间,他会和莫恒一起策划,那里的风景最美,城市里发生了什么精彩的故事。
 
莫恒感觉自己去过另一个世界。他有一次无意中听到使臣说华南有多美,他也很向往。现在他在这里,充满了爱,他周围的一切都被加热了。原来皇室可以这么干净清朗。
 
莫恒也很努力。她试图再次爱她周围的人。这一次,她不需要完全养活自己。她不需要在黑暗的角落里支撑她虚弱的身体,只是为了保护那些给过她温暖的人。现在,她给了皇后一坛自己做的桃花酒,皇后给了她一套酒器。她为夙任的父亲和母亲韩做了一顿饭,整个餐桌上充满了欢笑和赞美。她没有得到的是一句冷冷的话“如果有这个时间,还是好好练练吧”和一句冷冷的背脊。
 
而且,更重要的是,夙寒天性暴晒,是个彻头彻尾的妻宠狂,天顺代理整日陪在他身边,从早到晚,从晚上到天亮,天天如此。
 
莫恒变成了一个害羞的女人,偶尔,她主动的拥抱会让韩开心半天。
 
至此,天顺代理中国南方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:古墨亨在半生中摆脱了所有的磨难。
 
天顺代理http://www.txxc7.com/